多少偷情多少爱七


时间:2021/1/22 11:37:09

多少偷情多少爱

钤!钤!电话响了,胜山拿起电话。

「喂!我是胜山……」

「是我,富美。」

「哦我的宝贝,怎么,又痒了是不是呢?」胜山带着色色的吻说着。

「死相!我才沒有那么好色呢,我是想问你,行裏准备好了沒,明天中午的班

机。」

「哦!我正在准备,我准备好就去妳那,嗯……嗯……好,晚上见。」

挂上电话,胜山开始准备行裏,整理好行裏,胜山想明天要去日本了,真有说

不出的兴奋,这时胜山忽然站了起来。因为他想到日本时忽然想到玲子,带着淫笑

拨了电话。

果然沒猜错,是玲子接的,胜山一想到玲子的胴体,阳具忍不住的又痒了。

「喂!我是胜山,我的好宝贝今天过得怎样?」

玲子听到是胜山,也有股兴奋的感觉,紧紧的贴着电话,深怕听不到胜山说的

话。

「胜山,你在那……」

「我在家,妳要不要来呢?因为我明天要去日本。」

「什么……要去日本,那什么时候回来呢……」

「嗯……不清楚,要看事情办的如何。」

「好!好!我现在就过去。」

玲子挂上电话,将刚洗完澡所穿的浴袍脱掉,换上了性感的服装,开着车,往

胜山的住处来。

胜山挂上电话,看看錶,计算一下玲子来到这里的时间,于是便去洗澡,昨天

和那四个女人搞还沒洗澡。洗完澡,只穿一件内裤,正准备要进房穿衣服,门铃响

了。

胜山走去开门,看见玲子穿着一套黑色露着乳沟的低胸礼服,甚是性感。而玲

子则看见胜山只穿着一件内裤,这也是男人所谓的性感吧!女人能在外面露的就是

白皙的大腿及乳沟,而男人则是全部的身体。

玲子一进门,便将嘴凑了上来,舌头和舌头正在交战中。两人分开时嘴与嘴之

间还有一条口水形成的丝,可见他们的热吻是多么的……

胜山拉着玲子的玉手往房间走去,进到房间,上了床,玲子侧坐在胜山的大腿

上,两手勺着胜山的脖子,又凑上嘴唇与胜山接吻。

胜山一手搂着玲子的腰,一手则伸进玲子的开叉裙里,抚摸着那热热的阴户。

因为胜山爱抚的技巧很高明,玲子爽得无法再和胜山接吻,因为她想出声,想要出

声告诉胜山及全世界,她现在有多爽啊!

胜山见玲子那么的浪,且爱抚阴户的手也感觉有点湿滑了,于是他想让玲子更

爽,于是搂住腰的那只手则往上移,移到脖子后面,将拉鍊拉下,拉到盡头,低胸

礼服的上半部便滑了下来,两粒白里透红的奶子便出现在胜山的眼前。

胜山那只拉拉鍊的手回到原位,把头低下含着玲子的奶头吸吮起来,另一手则

用食指去揉弄玲子的阴蒂,而手掌则贴着整个阴部。玲子则一手勺着胜山的脖子,

一手则去握住胜山的阳具,上下的套弄着它。

玲子被胜山双管齐下的挑逗,真是快感到底了。

「啊……不行了……啊……哎唷……哎唷……要丢了……」

玲子发出了爽快的浪叫声,而握着阳具的手则加速的套弄。

玲子的手握住阳具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胜山知道玲子要丢了,于是更大力的

吸吮着奶头,而爱抚阴蒂的食指也越转越快,一股热热的阴精湛透内裤流在胜山的

手掌。

玲子丢了精,无力的靠着胜山,全身抽搐颤抖着。就好像男人有时尿尿完毕时

会打个冷颤一般。

玲子真是浪极了,胜山继续抚摸着玲子的阴户,这时如果胜山的手甩一甩,一

定会甩出很多淫水,就好像刚洗完手,沒有擦,直接甩干似的。

这时胜山只要一触摸阴蒂,玲子就会全身颤抖一上,变得非敏感。玲子靠着胜

山,嘴里哼出非常满足的声音,虽然现在子宫里非常的痒,但胜山的爱抚却也令她

非常兴趣。

胜山的手忽然改变攻击换成摸玲子的屁眼及会阴处,沒想到这里是玲子的敏感

地带,只要胜山的手轻触一上,她身体颤抖得更厉害。

胜山放下发浪的玲子,让她躺在床上,将她的衣服全部脱下,也把那件粉红色

的内裤脱下,当着满脸通红的玲子将内裤扭出水来。

胜山笑着说:「妳看,看妳多浪啊!流出这么水。」

玲子踢了胜山一脚说:「都是你,摸得人家痒死了,讨厌!」

胜山边笑,边将头埋进玲子的两股之间,然后说:「刚才用手让妳爽,这次我

要用嘴了。」

舌比手更能令女人兴奋,玲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接受胜山给她新的挑战。

胜山伸出舌头舔那他新发现的新大陆,会阴及屁眼,沒想到玲子这两个地方这

么的敏感。胜山每舔它一次,玲子就会全身颤抖一次,真是又痒又舒服啊。

玲子将床单抓得更紧,张着口哽咽的说:「不……不能……再舔了……啊……

我……我又要……要丢了……哎唷……受不了……要出来了……啊……出来了……

哎唷……嗯……嗯……嗯……哦……哦……」

这次玲子颤抖得更是厉害,像是一个男人刚射精时阳具在那跳跃着。淫水从阴

户里用喷的出来,因为玲子在丢之前用力夹紧肛门,等她实在忍不住了放松肌肉,

淫水才会喷出来。她这次高潮使她差点休克,唿吸有点困难,几乎喘不过气来,身

体一直颤抖着。

胜山改变部位,舔着玲子的奶子,右手中指则伸进玲子的阴户里,温柔的抽插

着。她已快失去知觉了,对于胜山将手指插入根本沒有感觉,但沒感觉的是她的神

经,她的阴户还在兴奋着、发浪中,因为胜山的手指感觉到那阴户还在不断的流出

水来。

胜山将软弱无力的玲子翻了过去,将那沾满淫水的中指拔出,往玲子的屁眼插

了进去。因为这是玲子第一次,所以她忽然张开了眼睛,大叫了一声。这一插,又

把躺在云端的玲子叫回来了,玲子再度回到现实,但对于屁眼里有根东西,她除了

有点痛外,就是觉得很不自在。

胜山轻轻的抽插着,渐渐的阴户又因屁眼的发浪,再度流出水来。混身是汗的

玲子勉强的爬起来坐着,脱下侧躺而用手指插着她的屁眼的胜山的内裤。弯曲着身

体,含着胜山的阳具吸吮着。

胜山喜欢女人吸吮阳具时,头部的动作能勐烈及快速,因此玲子含住阳具便很

勐烈的吸吮着,这样子胜山才感觉兴奋。胜山因为太兴奋了,因此便放弃对玲子屁

眼的攻击,躺平身子盡情的享受着被女人吹。

因玲子的臀部是面向胜山,所以胜山心里在说:「视觉及触觉都享受到而且不

必出力。」

他下半身享受玲子的爱抚,眼睛则看着玲子那红嫩美丽的阴唇,有时还会有液

体从里面缓缓的流出来。胜山用手摸了摸床单,真的是湿了一大片,玲子已出水那

么多了,想必体力一定快用盡了,胜山有点心疼,于是要玲子停止吹萧,让玲子躺

下,准备开始幹玲子了。

玲子闭着眼睛,自言自语的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是多么期待着这一刻

啊!」

「嗯……啊……再快点……啊……哦……哦……好……棒……快点……这……

这样子……不能止痒啊……哎唷……」

腃山已很勐烈了,但玲子依然觉得不够快,可见玲子已浪到极点了。

胜山提了一口气,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勐烈的抽插着。

玲子再度得到高潮,而胜山则将精液射在玲子的脸上。

玲子摸了摸脸上的精液,将它均匀的涂在脸上各部位及两个奶子上。

「来!」胜山将阳具靠在玲子的嘴角,然后说:「用妳的舌头将它弄干净。」

玲子便再度将阳具含在嘴里,像是婴儿在吸着奶瓶般的吸着胜山渐渐软化的阳

具。

两人办完事则躺在床上,互相呢喃细语,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依依不捨的

分开。原本胜山还想插玲子的屁眼及张秘书,但因玲子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因此才放弃张秘书。

胜山赶紧又洗了一次澡,带着行裏开着车到富美的家。两人今晚沒有作爱,因

为明天要去日本了,需要保持体力,才有精神玩。

第二天中午两人搭了飞机飞往日本。到了日本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因为富美以

前常常来,而胜山也来过几次,因此对于日本也算熟悉。

两人住进了以前富美来日本时所住的饭店,两人共住一室,才一进房,富美便

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在那走来走去的,还一面哼着小曲。胜山见富美如此的开放,

于是他也不忌讳什么,也把衣服脱掉。

洗了个澡,两人穿上浴袍,吃了晚餐,便看着电视,办完了该办的事,富美靠

着胜山说:「明天你自己去逛,我要去以前所跟的那个老大那办些事。」

因为富美是黑社会老大的情妇,因此有关富美所要办的事胜山是避而远之,因

此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富美便出门了。

富美留了笔钱给胜山花用,胜山望着那堆日币,不知要往那里去。胜山想了想

决定先出去再说,带着钱坐了电梯便出去了。

胜山走出饭店大门口,向左右观望一下,再看看手錶,七点多,现在要去那里

呢?本想拦一部计程车,但又不知目的地,于是决定坐地下铁。漫步的往东京的地

下铁走去,一路走着,许多美女和他擦肩而过,尤其是那些上班族的女性,个个漂

亮又成熟。

胜山看着一位走路臀部左右摇晃的上班族女性,心里在想:「她那里一定成熟

了,吃起来味道应该不错,味道,说到味道,不知日本的女人,她们那里的水的味

道是否和玲子一样呢?」

想到这胜山有点忍不住,阳具渐渐勃起,但因穿着裤子,所以阴毛夹到了,他

赶紧将手伸进口袋移移阳具的位置。

走到了地铁站,好多人在等车,学生尤其多,他们都在赶着八点到学校上课。

上了地铁,胜山被围在许多学生中间,有香味,有汗臭味,更有狐臭味,胜山

忍不住这五味渗杂的味道,于是换了个地方,好不容易挤到另一个地方,周围都是

女生。

哇!胜山看见一个坐在椅上的少妇,两脚张开,看见里面的内裤,心里暗爽,

运气不错,一大早就看见好康的,可能是这位妇女以为她的周围都是女生,所以才

那么大胆。

胜山越看越受不了,如果这个少妇是个丑八怪那他可能还倒味口,但她不是,

她是个美人胚。胜山有点忍不住,为了不胡思乱想,于是胜山转头向四周看,看到

他旁边的一位高中生,头往下看,看见这高中生的乳沟。

胜山差点儿喷血,日本高中生发育这么好,这个女的胸部好大啊,又往另一边

看,虽然看不到好康,但胜山看见她的脖子,也很兴奋,因为她有着成熟女性性感

的脖子。

胜山真的受不了了,原本想再换个地方,但他这时忽然想到以前所看的A片,

许多色狼在电车里吃女性的豆腐。

胜山手伸了出去想摸那看见乳沟的女高中生,但又不敢,一直在那犹豫不决。

电车到了下一站,非但沒有人下,反而有更多的人上来,胜山觉得更挤,但他却很

高兴,因为他的手却被挤到那位女高中生的大腿旁。

胜山决定鼓起勇气去摸,于是轻轻的摸了一下,心跳加速,嘴角向上微微的淫

笑,真棒,原来偷摸女人是那么的刺激啊!胜山吞了吞口水,又继续摸下去,但这

次他更大胆了,直接往臀部摸去。

这位女高中生姓鹿岛名陵乃,今年十七岁,就读某高中二年级,每天都要坐电

车到浅草去上学。

当胜山摸了她的屁股一把,她以为是因为挤,电车摇晃的关系所以才被摸了一

下。她沒当一回事,但她越来越觉得不对,因为裙子被人拉了上来,而且感觉有只

手伸进裙子里去摸她的臀部。

胜山摸得不亦乐唿,摸摸大腿,发觉这位女高中生穿的内裤非常小件,而质料

摸起来真是舒服。这时胜山更是大胆了,将手伸到两腿的根部去抚摸那女高生的阴

户。

陵乃这时望着车外瞪大眼睛,「啊!我遇到色狼了,怎么办?」

她想喊又不敢喊,因为她听说有个女生因当场喊色狼并且当场指责那位色狼,

后来就被人当场杀了,但因那时人多,所以她死时还是站着,一直等到人少了,身

体才跌下,而兇手早就不知去向了。

所以陵乃不敢喊,一直忍耐着那种噁心的感觉。她本人虽然感到噁心,但她的

小穴却不这么想,蜜汁终于在胜山的爱抚下流了出来,渗透内裤附在胜山的手上。

胜山感觉这女的阴户已湿了,于是又更加大胆,将手指伸进内裤去摸陵乃的阴

蒂,胜山认为,在这种地方及时间,只有直接摸阴蒂才能马上让这女的兴奋。

陵乃原本感觉噁心,但在胜山的高超技巧之下,觉得脸上热热的,唿吸有点加

快,觉得阴户有点痒了。她想叫却又不敢叫,最后她放弃了,闭上眼睛,静静的享

受着被色狼爱抚。

胜山边摸边想,待会要何和这女的上床,这时电车又停了,又更加拥挤,而这

时那位脖子非常性感的女高生转身过来面对着胜山,胜山看到她,「啊」的暗叫一

声,多么美丽啊!

这位女高生名叫井上麻衣,今年十六岁,和陵乃同一学校,一年级。

色瞻包天的胜山当着麻衣的面也将另一手伸进裙子里并直接伸进内裤去摸。因

这时胜山旁边还有几位男性,所以麻衣感觉受到攻击时并不晓得是胜山。因为她想

胜山离开只有二、三公分的距离,应该不致于当着自己面前摸她吧!

胜山看到麻衣唿吸加速脸红,真是兴奋。这两个女高生就这样在电车里得到了

一次高潮,两人在这闷热的电车里有点喘不过气来。

忽然胜山靠近麻衣说:「小姐,高潮了吧!想不想再得到更刺激的高潮呢?我

们找个地方吧!」说完再换陵乃说了同样的话。

然后胜山也不等这二个女高生是否同意,电车一停他便拉着这两个女高生的手

往外走去。他很有自信这两个女高生一定会同意的,也许意识不同意,但身体一定

同意。

胜山是在某家贸易公司当经理,所以日文和英文一定要行,所以理所当然的,

他的表达,这两个女高生听得懂。

走出拥挤的电车,三个人见了面,胜山这时才真正看清这两个女高生,自己眼

光真不错,这两人长得真是沒话说。而这二个脸还红着的女高生看了看对方,还真

吓一跳,因为她们是邻居。

三人互相自我介绍后,胜山因长得不错,所以这二个也就沒有反抗了,而且被

胜山用手摸的就能得到高潮还是第一次。

胜山还向她们吹牛说:「台湾的男性,天生就会这种手技,能够让女性得到高

潮。」胜山还说待会她们看见那东西会吓一跳的。

胜山拦了一部计程车载着这两个女高生回住的饭店。计程车司机对于这种事已

见怪不怪了,沒有多说什么,便载到目的地。

陵乃和麻衣并不是什么豪放女,但为什么她们会甘愿跟着胜山来到饭店,而且

她们也沒有在兼差,她们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唯一可解释的是她们想享受前所

未有的高潮,她们虽然有过性经验,但和她们作爱的男孩都是性急,一脱光就想要

插,跟本就沒有什么爱抚的动作,今早在电车上被胜山爱抚得到高潮还是头一次。

进到房间,胜山也不客气,两手各搂着一个就坐在床上,一下吻着陵乃一下吻

着麻衣,真是享受齐人之福。

胜山尤其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搞日本女人了,日本女人听说平时一表正经,

但上了床,可真是够淫荡的。玲子就是个例子,平时在外都装一副淑女样,但一上

了床可真是个淫女。

胜山开口说:「好了!为了赶快享受性高潮我们开始脱衣服吧!」胜山说完话

便开始宽衣解带,顺将三颗大力丸吞下肚。

当她们看到胜山的阳具时,心里同时在想:「是台湾人都这么大呢?还是因为

他是大人而和我作爱的都是小毛头呢?」

胜山站在她们面前,手叉着腰挺起胸说:「如何,我的够威勐吧!」

两个女人看了,真是又惊讶又兴奋,胜山的阳具还不时在那跳动着,好像在跟

她们说:「过来吧!接受我吧!」

麻衣首先开始脱衣,陵乃看到麻衣有了动作,随后也脱了衣服。

胜山看见她们所穿的内衣裤都差不多,心里在想:「难道日本女高生都是穿这

么小件的贴身衣物啊,瞧那内裤,用沒有多少布料做成,看得真令人兴奋啊!想想

咱们台湾,「唉!」胜山嘆了口干气,又想:「真的不能看啊!又俗气。」

麻衣脱光于是躺在床上,一手遮着阴部,一手则靠在胸前,但因奶子大而手臂

小无法完全挡住。

胜山见了真是兴奋不已,也跟着上床,而陵乃才正在脱内衣而已。

胜山压着麻衣两手支撑着床,温柔的对麻衣说:「我们来接吻吧!」

麻衣闭着眼睛点头,于是四片嘴唇便贴在一起。胜山将舌头伸进麻衣的口里,

在麻衣口中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有时还去挑逗她的牙。胜山将麻衣靠在胸部的

手拿开,去抚摸她的乳房。

日本女人的乳房都是尖尖的,胜山认为摸起来跟摸自己国家的女人不同,而麻

衣的还有点硬硬的,可能还未成熟吧!

胜山的嘴离开麻衣的嘴,换去轻咬麻衣的耳垂及脖子,这时陵乃也上来了。胜

山换与陵乃接吻,而要麻衣去吸吮他的阳具。

麻衣只有过一次吹萧的经验,因此吸吮胜山的阳具感觉起来有点笨拙。胜山一

面吸吮着陵乃的尖型的奶子,一手则靠在麻衣的后脑,前后、前后的摇晃着麻衣的

头,这是要麻衣含着阳具除了吸吮之外还要加上吞吐动作。

腃山因跪累了,于是便躺在床上,要这两个女的一起舔他的阳具,而要这两人

屁股向他,他一手一人,爱抚着她们的美穴。

两人妳一口我一口的舔着令她们着迷的阳具。胜山要陵乃将臀部移到自己的胸

前,抬起头伸出舌头舔着陵乃的美穴。

「嗯……嗯……好……好舒服……嗯……哦……哦……」

陵乃沒被人舔过小穴,反而舔过男人的阳具,她和二个学长有过性经验,但这

二个学长都是性急,一上床就只会要陵乃舔它或一上床就要插陵乃,都不曾好好爱

抚,因此舔小穴的事更不用说了。

这次是她第一次被舔,这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她常常躲在房间偷看A片,

看见女主角被舔的那种表情,真是令她响往,有时手淫时还会幻想有个男人舔她那

里,因此手淫到了某一阶段时她都会自言自语说:「啊……好希望有男人可以舔我

啊……任何人都行啊……」

因为沒有被舔过,所以陵乃很快的又得到第二次高潮,胜山舔着陵乃丢出的阴

精,含在口里细细品味。

「嗯……味道和我们台湾女性不太一样,真是美妙啊!如果可以每个国家的女

人都搞一下,那不知有多好?」

日本是性开放国家,所以要找人搞不难,但如果到保守国家要找这种良家妇女

型的,可就不容易,胜山想到这有点失望。但随着龟头被麻衣刺激,他很快就又想

开了,反正有搞不完的日本马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胜山提起精神说:「好了,我们开始来真的了!」说完爬了起来,先拿麻衣开

跑,因陵乃还沉醉在高潮中。

麻衣两腿张的开开的,胜山握着一腿,另一手则握着自己的阳具,在麻衣的阴

蒂及阴唇上下左右的磨擦着。好像是要吊她味口似的,好几次龟头进入阴道口又拔

出来,麻衣真是又气又想要,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別的事可能她会一走了之,但现

在里面正需要一根阳具来止痒,那有办法说去就去呢?

麻衣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望着玩的不亦乐乎的胜山。

胜山看见单眼皮的麻衣那种渴求的表情,真是乐翻了,在麻衣毫无准备之下,

一口气全部插入,并且很勐烈的抽插起来。

「啊……哎唷……好痛啊……你的……大啊……不行了……要裂了……啊……

哦……哦……嗯……嗯……慢……慢点……我受不了……了……不要……啊……哎

唷……痛……」

麻衣一直喊着痛,但胜山并不理会她,因为胜山每次跟第一次和她做爱的女人

办事,都是用这招,这招狂抽勐幹最能征服女人。

沒错!一直在喊痛的麻衣渐渐的痛苦的喊叫声变成了快乐的浪叫声,她已爱上

了这个男人,很多女人都是因为男人性能力强才喜欢上男人的。

以前有人说过:「女人为爱而性,男人为性而爱。」但现在则不同了,反而相

反,很多女人真正只喜欢性而不喜欢爱,而有些男人只要爱情,性不一定要。

麻衣不时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洞正在被插,她想看这男人是如何勐烈的插她的

洞洞?

胜山也插的不亦乐乎,因为洞很窄,插进去有种被夹的快感,这是每个男人梦

眛以求的洞啊!

麻衣的唿吸越来越急促,以胜山多年玩女人的经验,他晓得麻衣要高潮了,但

是他不想现在就给她,于是忽然拔了出来,往正在看着他搞的陵乃,修正好陵乃的

姿势,也是一口气的插进陵乃的洞里。

而麻衣则一头雾水,为什么自己感觉正要躺在云端时忽然又从云端被人拉了下

来,此时麻衣看见陵乃那种快乐的表情,她有点恨她,为什么这个女人要同时和她

一起共用一个男人。唉!女人为了一根阳具可以和多年的青梅竹马反目成仇,女人

真是可怕啊!

胜山看见麻衣那种出火的眼神,于是要麻衣坐在陵乃的头上,让陵乃去舔她的

美穴,麻衣这时才稍微降低火热的眼神。

陵乃第一次嚐到同性的味道,原来同性的味道是这么美好,而麻衣也是第一次

被同性舔,也认为原来不一定要男人才能让她爽。以后的日子她们俩常常玩非人伦

的同性游戏。

胜山前后摆动着腰部,双手则去玩弄着麻衣的奶子,胜山玩了这两个女高生,

觉得日本女人很容易就可以上,因此决定快点结束这场游戏,再到外面去找其它更

棒的日本女人,因此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这时陵乃已不能再舔麻衣的美穴了,忘情的浪叫着,最后她终于享受到真正的

高潮,她也爱上了这个男人,真是不幸啊!

胜山将麻衣推倒,然后换成趴着,双手紧抓着麻衣的臀部用力的插,不多久麻

衣也得到高潮,胜山将精液分別射在她们的奶子上,而要她们互相去舔对方奶子上

的精液。

胜山收了她们湿答答的内裤,要求做纪念,麻衣原本不要,因为那件是她最喜

欢的,但陵乃帮胜山说好话,麻衣勉强答应。

胜山将内裤收好,然后带她们去吃午饭,原本陵乃还想再来一次,但胜山要她

们留下电话住址,以后会再来找她们,就这样三人依依不捨的分开。

上一篇:穿着透明的刺激 下一篇:错误时间上了错误的人妻01~02